精神分裂症晚期患者…….
喜欢黑暗暴力的人物和书本…….
脑洞新奇,大的可怕…….
本体是个神经病,是个纯纯的诱受…….
而且是个颜控和制服控……..
盗墓笔记,龙族,陈伟霆死粉……..
比较喜欢的cp大概就是:
黑瓶,瓶邪,恺楚,鼠猫……..
陈伟霆的水仙的cp基本都吃……..
总而言之!
欢迎大家调戏!

《白月光》

《白月光》又名《小凤凰追妻记》(cp陆花,ooc预警,小学文笔,原著电视混搭)
西域的葡萄酒真的与中原的醇酒大有不同,很甜。
陆小凤一手扶着壶把一手拿着酒杯却迟迟没有斟满一杯。
最近他走神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看着窗外的黄沙与灰蒙蒙的天不知在想什么。
木门“吱呀——”一响,伴着悦耳的银铃声,款款走进一位紫衣美人。
陆小凤收回目光,沙曼直接坐在了他的大腿上,白皙的双手勾住他的脖子。
陆小凤宠溺的勾起了嘴角,两撇好看的小胡子也扬了起来。
沙曼一只手点着他的心口:“你在走神。”
陆小凤挑了挑眉毛没有回答,随手倒了一杯酒慢慢的喝着。
沙曼低下头眼底浮现出一丝失落。
明明隐退还不到三个月,她便觉得陆小凤心里...

兔死狗烹

#小新人渣作#
#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见天不杀,见地不杀,见铁器不杀,雏儿,你可信孤?”
“臣信君主。”
韩信依然记得刘邦说这些话的时候是那么认真。
他信他,他终究还是没有造反。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钟罩中漆黑一片,双脚悬空,阴冷至极。
竹签穿心而过,鼻息间弥漫着献血的味道,令人作呕。
韩信闭上眼,好个“三不杀”。
困于钟罩中不见天地,竹签穿心乱棍加身不见铁器。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刘季,若有来世可莫要再负信了啊。”
前196年,韩信惨死于长乐宫内,适刘邦远征陈豨,归后听闻且喜且怜。
“雏儿,若有来世孤定不负你。”
————
“我操操操!我们这边的韩信要被猴子两棒子敲死了...

《酒中仙》一

#王者荣耀同人#
#历史为骨,艺术为翼#
#将军韩信攻/狐妖李白受#
浓重的血气裹着夜的寒意,龙戟的枪头在地上踉踉跄跄的拖着,韩信第一次觉得手中的龙戟这么沉重,重的似乎有点……要拿不动了……腹部的血像是被寒气冻结了,只留下伤口疼得厉害……
“将军……”身旁的持戟侍卫几欲上前搀扶都被韩信伸手挡开了。
啊……到府上了……
“你们先回去和王禀告,我明日再去。”韩信进了门。
房里亮着烛火,棕发青年高跷着长腿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叼着一根草根:“呦,回来啦,没死呐。”“是啊……让你……失望了……”韩信眼前一黑,直直的摔在地上。
————————
只有受伤了才会这么乖啊……
李白单手支着下巴,坐在床沿把玩着韩...

白色发带

我浸泡在主人的血液中,我本是一条白色发带,现在却变成了红色。
主人血淋淋躺在地上没有动,我想应该是没有了呼吸。
唉,主人生前爱华丽,这样的死法怕他是死不瞑目。
襄阳王那老头子笑得很是得意,一脸横肉挤得看不见眼睛。
他叫人把主人的碎裂的骨头和血肉放进一个白玉坛子里,并用我在上面打了个结。
我的主人走着进了冲霄楼,被人抱着回了开封府。
还未到府前,我便远远的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站在门前——是展昭。
我觉得他的官服有些红得刺眼,像主人的血一样红。
他微微颤着手接过了白玉坛子,又拿过了染血的画影,他没有说什么,抱着坛子默默的回了后院,他很冷静,冷静得让人害怕。
一路上包大人和公孙先生只是远远地看着沉默不...

《骑虎难下·五》

深夜的火车上,尹新月看着窗外的山林,突然笑了笑:“若是计划顺利的话……嘻,小白兔已经乖乖被大灰狼吃干抹净了吧!”她单手托着下巴,一双大眼睛笑成两弯月牙,微微的脑补了一下:大灰狼张启山在人身上豪取强夺,身下的小白兔张启铭含着眼泪“不要不要”的叫,白皙的脖颈和锁骨上有着红红咬痕,一张小嘴儿紧紧的闭着,想叫又不敢叫……啊呀呀……光是想想就很美好啊……
“这次我可是功不可没,张启山会怎么报答我呢?”尹新月一边想一边开心的晃了晃头,感觉天上的明月又皎洁了几分。
笠日,阳光懒洋洋的照在张府院中的大佛上,书房中,张启山将厚厚的一叠文件温柔的砸在书桌上,对书桌前的张启铭慢慢的呵斥道:“这些文件怎么整理的啊!乱...

《掘龙·三》

“血尸?你你你你!你是说血尸?!”齐铁嘴一惊头撞到了顶,顾不得头上的疼痛,拼了命的想往里面爬。 妈妈呀,这可是血尸啊!
后面的霍仙姑凶了这齐老八一下,他才安安分分的蜷缩在盗洞里,一寸一寸的往里挪。
“你给老娘安分点!”霍仙姑轻轻的厉声喝到。
“我的姑奶奶……这是血尸啊!”齐八哭丧着一张脸说。
霍仙姑在黑暗中瞪了他一眼:“没什么好怕的!佛爷他们会搞定的!”
后面的吴老狗一直没有吭声,血尸……他真是又怕又恨。
当年他家三个男人都折在一个血尸墓里,自己也因为血尸坏了鼻子,一辈子没了嗅觉。
血尸……血尸……真是可怕的很……
但愿佛爷他们可以逢凶化吉吧……
底下的三个人脑弦儿绷得死紧,支着耳朵听着冥殿里...

《掘龙》二

相传九龙山是九条龙幻化而成的,八大一小,与一旁的七子山相衬,虽不说美如仙境,山山水水相映也倒有几分韵味儿。早些时候山脚下还零零星星分布着几个村庄,可是听闻这里曾遭受过土匪的洗劫,一个村庄大大小小几十户人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走进这破旧的村寨仿佛还可以看见那些土匪的残忍杀戮。张启山走在最前面,众人都小心翼翼,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佛爷,这户人家里好像刚刚住过人。”张启铭盯着一个院子里的一堆被烧成黑炭似的木头轻声说道。
张启山眯着眼睛偏了偏头,轻轻的踏上台阶,叉着腰打量了一遍门框木架,推开半掩的木门走进院子。相对于其他院子这一个算得上干净,只是地上星星点点的血迹与纱布让张启山有些疑惑。屋...

《掘龙》一

“佛爷!我会死在那里面的!”齐铁嘴赖坐在地上抱着张启山的小腿哭喊到。
张启山坐在沙发上嫌弃的踢了踢紧贴在小腿上的不明物体,耐心的说:“老八,你必须去,我们九门中,就你对风水学最为精通,这次行动少不了你。”
“不要!我这条小命珍贵着呐!我不想这么早死!”齐铁嘴索性手一松,躺在地上,像泥鳅似的扭来扭去。
站在一旁的张启铭有些看不下去,蹲下去对齐铁嘴说:“八爷,那您先起来好吗?有话好好说,佛爷又不是不可以商量的人。”
齐铁嘴躺在地上撅着嘴,乌亮的眼睛向四周滴溜溜的一转,脖子一梗,耍起无赖来:“商量商量!没有商量的余地!佛爷若是硬逼我下这斗儿!我!我!我不起来了!”说罢,便躺直做挺尸状。
张启铭笑着摇...

《骑虎难下》

(第三章)
等各位爷各回各家已经是深夜了,等张启铭开车把齐铁嘴送回家,再回来时看见张启山已经将外套脱下,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一手抄在兜里,另一手拿着一杯浓茶站在房间外的走廊上看着夜空,夜里的凉风吹得他的领口微微摆动,张启铭觉得这幕挺熟悉的,好像不久之前的一个夜里他也是这么站着,对自己说:“去睡吧。”
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吧……
张启铭笑了笑,觉得有点热,于是解开了一颗军装的扣子,走过去对张启山说:“佛爷,夜里凉,您早些休息吧。”
张启山喝了一口杯里的茶,依然看着天空,问道:“副官,你跟了我几年了?”
“八年了。佛爷。”张启铭心中有些奇怪,但嘴上依然温顺的回答道。
“八年了……”男人低沉...

《骑虎难下》

(第二章)

(齐八开启话唠模式)

陈皮阿四见自己灌不醉那张大佛爷,便抱着酒坛子去找黑背老六的茬儿,这黑背老六好久没有和陈皮阿四干一架了,难受得他浑身不自在,于是抢过酒坛子就灌了自己一脖子。提着刀拎起陈皮阿四的衣领就往院子里走,你他妈不是说要干一架吗?好!老子就陪你玩儿玩儿!陈皮阿四也来了劲儿,摩挲摩挲自己兜儿里的铁弹子,手指关节压得咔咔作响,趁着酒兴,兴冲冲的要和他出去比试比试。
另一边,喝醉了的齐老八拉着张启铭和解九在跟他们讲算命里的大学问,只见他从《周易》讲到《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掰着指头讲得好不起兴!“啊呀,我跟你们说!这风水和倒斗儿啊那可真是息息相关!精通风水的人到那深山老林里面一看,就...

© 陈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