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裂症晚期患者…….
喜欢黑暗暴力的人物和书本…….
脑洞新奇,大的可怕…….
本体是个神经病,是个纯纯的诱受…….
而且是个颜控和制服控……..
盗墓笔记,龙族,陈伟霆死粉……..
比较喜欢的cp大概就是:
黑瓶,瓶邪,恺楚,鼠猫……..
陈伟霆的水仙的cp基本都吃……..
总而言之!
欢迎大家调戏!

白色发带

我浸泡在主人的血液中,我本是一条白色发带,现在却变成了红色。
主人血淋淋躺在地上没有动,我想应该是没有了呼吸。
唉,主人生前爱华丽,这样的死法怕他是死不瞑目。
襄阳王那老头子笑得很是得意,一脸横肉挤得看不见眼睛。
他叫人把主人的碎裂的骨头和血肉放进一个白玉坛子里,并用我在上面打了个结。
我的主人走着进了冲霄楼,被人抱着回了开封府。
还未到府前,我便远远的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站在门前——是展昭。
我觉得他的官服有些红得刺眼,像主人的血一样红。
他微微颤着手接过了白玉坛子,又拿过了染血的画影,他没有说什么,抱着坛子默默的回了后院,他很冷静,冷静得让人害怕。
一路上包大人和公孙先生只是远远地看着沉默不...

《骑虎难下·五》

深夜的火车上,尹新月看着窗外的山林,突然笑了笑:“若是计划顺利的话……嘻,小白兔已经乖乖被大灰狼吃干抹净了吧!”她单手托着下巴,一双大眼睛笑成两弯月牙,微微的脑补了一下:大灰狼张启山在人身上豪取强夺,身下的小白兔张启铭含着眼泪“不要不要”的叫,白皙的脖颈和锁骨上有着红红咬痕,一张小嘴儿紧紧的闭着,想叫又不敢叫……啊呀呀……光是想想就很美好啊……
“这次我可是功不可没,张启山会怎么报答我呢?”尹新月一边想一边开心的晃了晃头,感觉天上的明月又皎洁了几分。
笠日,阳光懒洋洋的照在张府院中的大佛上,书房中,张启山将厚厚的一叠文件温柔的砸在书桌上,对书桌前的张启铭慢慢的呵斥道:“这些文件怎么整理的啊!乱...

《掘龙·三》

“血尸?你你你你!你是说血尸?!”齐铁嘴一惊头撞到了顶,顾不得头上的疼痛,拼了命的想往里面爬。 妈妈呀,这可是血尸啊!
后面的霍仙姑凶了这齐老八一下,他才安安分分的蜷缩在盗洞里,一寸一寸的往里挪。
“你给老娘安分点!”霍仙姑轻轻的厉声喝到。
“我的姑奶奶……这是血尸啊!”齐八哭丧着一张脸说。
霍仙姑在黑暗中瞪了他一眼:“没什么好怕的!佛爷他们会搞定的!”
后面的吴老狗一直没有吭声,血尸……他真是又怕又恨。
当年他家三个男人都折在一个血尸墓里,自己也因为血尸坏了鼻子,一辈子没了嗅觉。
血尸……血尸……真是可怕的很……
但愿佛爷他们可以逢凶化吉吧……
底下的三个人脑弦儿绷得死紧,支着耳朵听着冥殿里...

《掘龙》二

相传九龙山是九条龙幻化而成的,八大一小,与一旁的七子山相衬,虽不说美如仙境,山山水水相映也倒有几分韵味儿。早些时候山脚下还零零星星分布着几个村庄,可是听闻这里曾遭受过土匪的洗劫,一个村庄大大小小几十户人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走进这破旧的村寨仿佛还可以看见那些土匪的残忍杀戮。张启山走在最前面,众人都小心翼翼,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佛爷,这户人家里好像刚刚住过人。”张启铭盯着一个院子里的一堆被烧成黑炭似的木头轻声说道。
张启山眯着眼睛偏了偏头,轻轻的踏上台阶,叉着腰打量了一遍门框木架,推开半掩的木门走进院子。相对于其他院子这一个算得上干净,只是地上星星点点的血迹与纱布让张启山有些疑惑。屋

《掘龙》一

“佛爷!我会死在那里面的!”齐铁嘴赖坐在地上抱着张启山的小腿哭喊到。
张启山坐在沙发上嫌弃的踢了踢紧贴在小腿上的不明物体,耐心的说:“老八,你必须去,我们九门中,就你对风水学最为精通,这次行动少不了你。”
“不要!我这条小命珍贵着呐!我不想这么早死!”齐铁嘴索性手一松,躺在地上,像泥鳅似的扭来扭去。
站在一旁的张启铭有些看不下去,蹲下去对齐铁嘴说:“八爷,那您先起来好吗?有话好好说,佛爷又不是不可以商量的人。”
齐铁嘴躺在地上撅着嘴,乌亮的眼睛向四周滴溜溜的一转,脖子一梗,耍起无赖来:“商量商量!没有商量的余地!佛爷若是硬逼我下这斗儿!我!我!我不起来了!”说罢,便躺直做挺尸状。
张启铭笑着摇...

《骑虎难下》

(第三章)
等各位爷各回各家已经是深夜了,等张启铭开车把齐铁嘴送回家,再回来时看见张启山已经将外套脱下,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一手抄在兜里,另一手拿着一杯浓茶站在房间外的走廊上看着夜空,夜里的凉风吹得他的领口微微摆动,张启铭觉得这幕挺熟悉的,好像不久之前的一个夜里他也是这么站着,对自己说:“去睡吧。”
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吧……
张启铭笑了笑,觉得有点热,于是解开了一颗军装的扣子,走过去对张启山说:“佛爷,夜里凉,您早些休息吧。”
张启山喝了一口杯里的茶,依然看着天空,问道:“副官,你跟了我几年了?”
“八年了。佛爷。”张启铭心中有些奇怪,但嘴上依然温顺的回答道。
“八年了……”男人低沉...

《骑虎难下》

(第二章)

(齐八开启话唠模式)

陈皮阿四见自己灌不醉那张大佛爷,便抱着酒坛子去找黑背老六的茬儿,这黑背老六好久没有和陈皮阿四干一架了,难受得他浑身不自在,于是抢过酒坛子就灌了自己一脖子。提着刀拎起陈皮阿四的衣领就往院子里走,你他妈不是说要干一架吗?好!老子就陪你玩儿玩儿!陈皮阿四也来了劲儿,摩挲摩挲自己兜儿里的铁弹子,手指关节压得咔咔作响,趁着酒兴,兴冲冲的要和他出去比试比试。
另一边,喝醉了的齐老八拉着张启铭和解九在跟他们讲算命里的大学问,只见他从《周易》讲到《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掰着指头讲得好不起兴!“啊呀,我跟你们说!这风水和倒斗儿啊那可真是息息相关!精通风水的人到那深山老林里面一看,就...

《骑虎难下》

1.在本文中,张副官原名张启铭。
(不要告诉我张副官原名张日山这个残酷的事实……)
2.小学文笔……逻辑混乱……废话较多……
3.这是一个佛爷假婚撒酒疯扑倒小副官的故事……脑洞略大……
4.文笔较为欢脱,望大家不嫌弃。
5.ooc且有私设。
6.原著为主,电视剧为辅。
《骑虎难下》第一章
三天之后便是张启山结婚的日子了。
最近,张启铭有点魂不守舍,老是发呆,而且一呆就是好长一段时间,像是有什么心事。安理来说佛爷要结婚,他这当副官也该为自家上司高兴,但他……倒好像还有些闷闷不乐。 再说那张启山,最近可是幸福坏了。天天陪着尹新月,不是上街看几场电影,就是带着未婚妻去哪家照相馆照几张照片,要么就是骑着...

关于枪摆放的位置(一)
鬼眼很喜欢收集枪。
这一点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就是连高先生也是很晚才发现的。
在DOA的大楼里每次召开会议外来人员与工作人员十不准带入武器和枪支的。就连鬼眼也不行。
所以每个工作人员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个柜子,枪就摆在柜子里。
有一次高先生散了会议闲来无事去柜子那里逛了逛,又顺手看了看鬼眼的柜子,里面的景象还真是让高先生颇为意外。
不太大的柜子里放了近十支枪支,左右两面上井然有序的架满了不同型号的手枪,高先生嘴角微微有些抽搐,这么多枪他哪来的啊,随手拿了一把,又荡悠着荡悠着回了办公室,等他回来要好好问问。
此时鬼眼还在执行高先生交给他的任务,当他手起刀落干掉目标之后,用手帕擦干匕首上的血...

《文·晋》

(求评论求评论!!!悄悄的来悄悄的走是不道德的!!!)
平行世界八题(部分重发)
1.与另一个世界里还活着的XX相遇
洪文刚还记得高晋死前对自己的道歉,苍白的嘴唇一张一合,最终也只是吐出六个字——对不起,洪先生……
阿晋不能陪你了……

狼犬一般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用眼神告诉他:我想活下去。
洪文刚不留痕迹的勾了勾嘴角。
又见面了,阿晋……

2.为了回到自己的世界不得不杀掉世界的扭曲点——最爱的XX
“阿晋……你……”洪文刚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与病魔搏斗了一生却死在了最信任的爱人手里,他捂着胸口的伤口慢慢躺倒在冰冷的地上……
“洪先生。对不起。”高晋痛苦的闭了闭眼睛,将消音手枪,慢慢的放在地上。
我在另一个世界补偿...

© 陈熠 | Powered by LOFTER